藉服貿走進大陸 競逐東協布局世界

作者:吳中書/中華經濟研究院院長

摘要:與各國簽署自由貿易協議是以出口為導向的台灣一定要走的方向。兩岸服貿協議其實對台灣相當優惠,如果對此都無法接受,面對更為廣泛的RCEP與更高規格的TPP,將是更艱難的挑戰。

近幾個月來兩岸服貿協議是國人最為關切的議題。支持者認為該協議關係著我國未來經貿的發展至於重要;反對者則認為中國大陸在政治上對我國並不友善,服貿協議的通過會深切影響國家安全。究竟我們應該如何看待中國大陸與我國自由貿易政策的關聯性呢?

首先,就自由貿易開放政策的重要性而言。我國出口與國內生產毛額比重高達7成以上,進口亦達6成以上,且自1970年代以來政府即推動自由化,國際化與制度化政策,希望將台灣建構成國際化的自由開放國家。本來2002年加入WTO後,我們可以依WTO的規範繼續推動自由化的期程,然而杜哈談判緩慢,各國在整體自由貿易架構無法順利推動的情形下,紛紛展開雙邊與多邊的貿易談判。我國因政治的壓力,所能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有限,與所簽自由貿易協定國家的貿易額占整體貿易比率僅為9.1%,而韓國則達36.1%。我國既無豐富的天然資源,國際外交關係亦無法順利推展,自由貿易協議的簽訂已是關係我國經濟是否能持續穩健發展的重要關鍵因素之一。

其次,我們是否能不經由中國大陸,有效推動與其他國家的自由貿易協議?關於此問題我們可以下列三方面討論:1. 中國大陸對我經濟的重要性。目前我國出口至中國大陸與香港的比重佔我國總出口的比重已達近4成,過去5年整體對外投資,中國大陸已近7成。2013年大陸來台人士已達250萬人次以上,在實質經濟的關聯性上,中國大陸已是我國非常密切且重要的夥伴。2.政治上的考量。目前我國積極規畫加入RCEP與TPP。希望能夠透過加入這兩個重要的自由貿易協定,使我國產業在國際舞台上成功演出。然而RCEP是由中國大陸所主導的自由貿易協議,若不經其許可,要順利加入可能性並不高。此外,目前TPP的成員國大多與中國大陸有密切的經貿關係,且加入TPP需各個成員國都同意,我國要迴避中國大陸加入TPP,實際存在相當高的困難度。因此就政治現實問題,中國大陸是我國向外簽訂自由貿易協議不得不面對的國家。3. 服務業發展的利基。目前中國大陸服務業所占GDP比重不到5成,且服務業發展正值起飛之際,而我國服務業發展歷史較久,經驗較豐富,且部分服務業如象王,CoCo,85度C,麗嬰房,自然美等中小企業在中國大陸皆有不錯的發展。台灣服務業相關廠商若能把握此發展時機,不僅可有效拓展營運規模,更可取得在此具有龐大市場潛力地區發展的機會。

接著,與中國大陸簽署自由貿易協議所牽涉的產業相關問題。根據兩岸服貿協議的內容,中國大陸對我開放80項措施,我們對中國大陸開放64項。中國大陸對我國開放的措施中大多超WTO待遇者;而我國所開放者,27項在過去4年已開放,18項為履行WTO承諾,19項為對既有外資的待遇。部分社會人士認為我國所開放項目會對我國中小企業或國家安全有重大影響。的確,自由貿易協議的簽署對於競爭力較弱的產業會帶來調整的壓力,因此政府在簽訂自由貿易協議後,產業的輔導措施是很重要的。就兩岸服貿協議的內容來看,是對我國相當優惠的貿易協議。若我們對此協議都無法接受,未來如何洽簽更為廣泛的RCEP與更高規格的TPP。世界其他國家只會以更為嚴苛與高規格的規範與我國磋商,難道我們可以不面對此問題嗎?此外,目前國際經貿關係已十分多元化,國際企業已經很難界定是屬於那個特定國家的企業,產業鏈遍及各國。中國大陸正快速崛起,其與世界各重要企業也加速建立合作關係中。我國對外貿易比重如此高,進口與外人投資如此多元,目前所討論的國安問題真的僅侷限於兩岸服貿議題嗎?難道我們要為國安問題採鎖國政策嗎?自由貿易政策無法有效推動是否會加速資本的移出呢?個人認為更為廣泛的洽簽自由貿易協定,不僅能提升我國相關產業競爭力,且在雙方合議的規範監督下,貿易活動才能擁有應有的保障,對我國國家安全才有助益。此外,我國擁有獨立的各部會與機構之審查與監管機制,若出現有危及國家安全的事例,我們是擁有絕對的主導權。

我國在商品貿易上已是一個非常開放的國家,出口產業也具有相當強的國際競爭力。在面臨天然資源有限,政治外交無法有效擴展的限制下,更開放的自由貿易政策是必選之途。中國大陸無論是在經貿關係或政治層面上,皆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國家。我們應更有信心,主動的擬訂對外貿易的發展策略,經由服務協議拓展大陸市場,競逐東協市場,進而布局於國際市場。若反其道採行迴避,或造成國人分裂的行為,絕對是不利於全民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