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各國文化精髓 提升軟實力

作者:王健全/中華經濟研究院副院長

摘要:台灣多元開放的生活方式,民主的意識型態,以及有深厚底醞的文化藝術,都是值得驕傲的軟實力。如果能結合本土內涵與世界潮流,台灣才更能在國際舞台上走出自己的路。

台灣在大陸產業、經濟實力的進逼下,硬體、製造的優勢逐漸流失,祇能寄望於軟實力。軟實力在媒體上不時露出,前一陣子,在大陸的《我是歌手》節目中,台灣的實力派唱將嶄露頭角,軟實力再度被民眾喊得震天價響的。究竟何謂軟實力?台灣在孕育、維繫軟實力,做了什麼樣的努力,卻鮮少為人提及。

所謂的軟實力,根據美國政治學者的定義,係指「關於一個國家的價值、意識型態與生活方式等吸引力」,和代表有形的實力(如軍事)與資源(如石油)有相當的對比。如應用之於台灣,台灣的軟實力,包括民主、多元、開放、創新、文化、藝術底蘊的深厚,以及互相信賴的生活方式。但是,究竟軟實力如何操作、扎根,乃至融入教育體系,我們卻缺乏系統性的思考,使不少的文創、藝術祇能留在點、線的層面,而無法擴及「面」的大格局。

以李安、古又文、吳季剛等人為例,他們之所以綻放光芒,多數是運用國外的環境、基礎設施才足以茁長。其次,在去年經典棒球賽中大放異彩的王建民、郭泓志,以及浴血奮戰的陽耀勳、陽岱剛兄弟,也都先後受到美、日職棒的洗禮,使其球技更上一層樓,也意味著台灣缺乏養成的土壤及周邊配套…因此,軟實力必須透過教育的洗禮、政策的催化及周邊配套的加持,才能蔚為氣候,造就產業。

在此舉出兩個教育、理念的深植人心,改變了社會的實例。首先,前一陣子接待不少香港專家學者來台灣考察台灣的垃圾回收,並嘗試如法炮製導入香港社會,研究之後,他們認為在採用上有所困難。除了香港樓層太高,垃圾不落地有困難外,最大的瓶頸,在於香港人的環保、綠色的養成觀念不如台灣,因為台灣的環保、綠色、資源回收教育從小做得很徹底,且深植人心,不做環保、綠色、垃圾分類會被認為很遜、不cool的行為,因此,在資源回收上也較能貫徹執行力,遵循政府的政策。

另一個知名的例子是丹麥公司部門的廉潔。丹麥的國家清廉指數經常在全世界名列前茅,原因在於道德、廉潔及法制意識,經由學校、公民教育深植人心,也造就了可以信賴、廉潔的政府部門,乃至民營企業。

前述二例可見教育的灌輸、課程的設計可以深植人心、激發意識,帶動風潮。不過,除了環保、綠色教育外,我們文化、藝術、美學、設計等軟實力的課程在中小學教育裡相當有限,故多數民眾欠缺對上述文化創意的欣賞、感動,當然無法帶動大量的消費及孕育產業的崛起。以便當為例,如果我們日常食用的便當盒、餐盤都是保麗龍、便宜的塑膠材料,那麼如何造就類似日本具有美感、設計內涵的陶瓷工業?

其次,軟實力必須兼容並蓄,結合本土內涵與目標潮流,才能擴大影響力。例如李安的《臥虎藏龍》、《少年Pi的奇幻漂流》,因為他了解東方文化的精髓,並出身於好萊塢,可以利用西方人的語言、架構詮釋出東方文化的魅力。南韓少女時代、super junior的韓流,也是由一些南韓學成歸國的人才透過西方文化的薰陶,結合了搖滾、嘻哈的節奏、舞步來包裝韓國文化,產生了東西文化的撞擊而爆紅。

展望未來,如欲使台灣的文創產業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必須讓軟實力經由教育深植人心。除了本土的文化、藝術教育外,歐美的美學設計、藝術,乃至大陸的文化、戲曲等藝術美學教育植入我們的中小學教育之中,我們才能從中欣賞、學習、感動,進而蘊育更多人才,提高台灣創新的原動力。同時,才能深入了解西方、大陸的品味及方向,再嘗試融入台灣的本土元素,創造差異性及魅力,進而孕育、強化我們的軟實力,方能凸顯台灣產品、服務的特色。而最終的目標則在於帶動台灣文創產業的興起,乃至整體產品、服務的國際競爭優勢。

除此之外,大陸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目標在於居民所得倍增,擴大內需,東南亞國家的經濟實力也在起飛之中。台灣的服務業發展早於大陸、東南亞,又有語言、文化及海外華僑、台商的優勢,加強文化、美學等軟實力教育,配合政策的引導,透過服務業輸出大陸、東南亞效益的兌現,將是台灣文化創意產業起飛、經濟轉骨、民眾突破薪資困境的絕佳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