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圍FTA競賽 世界不會停下來等我們

作者:記者江睿智/聯合報

「美牛怎麼還沒解決?」華貴牌織襪負責人魏平祺在立法院一場公聽會上焦急地呼籲。織襪是台灣最傳統的產業,歷經好幾波自由化倖存下來,努力打開了美國市場,但韓美FTA一生效,台灣織襪銷美就衰退了十五%。

紡織老董 歎自己是孤兒

國內紡織大廠儒鴻的老董洪鎮海提著007手提箱走遍全球,眼看各國大簽FTA,各自形成經濟壁壘,政府無力幫台商打開市場,為了享有免關稅只得海外奔波設廠。說到這,他不禁感歎:「亞細亞的孤兒…。」

近年來,中國大陸簽署了十個FTA,韓國八個,日本則有十三個;韓歐、韓美FTA才剛生效,已對台灣產業在歐美市場造成衝擊,最近,韓國更相繼宣布推動中韓FTA、中日韓FTA。經建會主委尹啟銘說,FTA談判競賽已經開始!

全球都捲入FTA競賽,台灣無法置身事外。南有東協(ASEAN),計劃在2015年建立東協共同體,未來還有ASEAN加三(中日韓)、ASEAN加六(中日韓紐澳印度),北則有東北亞自貿區正在形成,往東還有更大範圍的TPP集團。

未來十年 FTA時代

中華經濟研究院區域經濟整合中心主任劉大年表示,可預見未來十年各種FTA、區域經濟,將更甚於過去十年,而且涵蓋範圍愈來愈廣,不只關稅減讓,還有服務業、建立標準、產業合作、公共採購等,朝全面性、高品質自由化方向發展;長此以往,台灣被放在外面,在全球區域整合上,台灣的連結愈來愈弱,邊緣化恐成真。

迫切危機壓得台灣喘不過氣。業界焦急憂慮,馬總統也很急,但台灣想要加入TPP、簽台美FTA,關鍵的美牛開放議題卻很緩慢,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平台恢復遙遙無期。「我們曾跟很多TPP成員接觸,對方都說,TPP要先跟美國談,」經濟部次長、經貿談判代表辦公室(OTN)總談判代表梁國新這麼說。

海島台灣 只有走向世界

「除了FTA,台灣還有別的選項嗎?」梁國新問,「台灣有可能自己關起門來,沒有天然資源,靠二千三百萬人自給自足,創造經濟成長?」他舉台灣之光宏達電為例,去年宏達電在台灣製造外銷的手機七千萬支,「台灣一年每個人都要買宏達電四支手機,才能養活這家公司,可能嗎?那其他產品怎麼辦?」他急切地說,「像台灣這樣海島型國家,只有走向世界市場這條路。」

紐西蘭 靠自由化尋生路

位在寒冷朝鮮半島的韓國,憑藉著FTA,為國家生存與經濟發展打開一條路;地處偏遠、才四百萬人口的紐西蘭也靠自由化尋找生路。梁國新舉紐西蘭經驗為例,1980年代時,紐西蘭提高關稅要發展內需市場,當時有四家汽車裝配廠,而今一家也沒有,因為紐西蘭人口根本養不活一家汽車裝配廠。

保守的日本也開始動起來。韓美FTA生效後,日本大為緊張,去年十一月表態要加入TPP;前日本首相菅直人更將加入TPP比喻為日本史上第三次對外開放。前兩次分別是明治維新及二次大戰後。

貿易立國的台灣當有如此氣魄迎戰FTA時代。

馬政府團隊所勾勒FTA藍圖,優先以與中、美兩大國洽談,並且透過已與日本簽訂「台日投資協議」形成聯盟和合作,使台灣在東北亞經濟圈中不致缺席。

中經院研究員杜巧霞說,中國大陸是我最大的貿易夥伴,TPP占我對外貿易三成,若兩者談得下來,合計占我對外貿易量逾七成,再加上歐盟、印度、印尼等,若都能談定,「台灣就安全了」。

但台灣面臨最殘酷的現實是,時間不站在台灣這一邊,世界也不會停下腳步等待台灣。「簽FTA,步伐要大一點,要跨大步,」證交所董事長薛琦說,FTA應限期完成談判,「不開放,競爭力都是講假的,競爭力只有在競爭市場中才能培養」。

 

原文連結:http://vision.udn.com/storypage.php?ART_ID=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