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談判應該學到的經驗

作者:社論/經濟日報/A2版/投資大勢

兩岸服貿協議簽署至今已超過三個月,爭議雖然看似略有降溫,但隨著立法院下周又要開始舉行公聽,很可能只是風雨前的寧靜。由於服貿協議爭議未解,各界對還在談判中的兩岸貨品貿易協議的進展及前景,感到憂心。確實,從服貿協議所反映出來台灣內部的缺乏共識,以及相關程序問題,對貨貿協議的協商絕對有影響,但影響程度高低,將取決於兩岸政府從教訓中學習經驗的能力。

第一個經驗,是建立台灣內部對兩岸經濟整合的共識,可能需要創新的解法。目前看來,服貿協議在立法院中的下場,不外乎照案通過、拖而不審及修改若干承諾項目(少給或多要)。一旦走到後者等同重啟談判,陸方也必然會提出對等修正,事後還要回到立法院再審議,在時效上與拖而不審意義相同。最後會是什麼結果,除了當下政爭的影響外,關鍵還是在於台灣內部能否形成共識。

服貿及貨貿協議,都是二年前ECFA所授權的後續協議,社會對兩岸經貿關係的整體方向應該已有共識。但服貿協議所引發的爭議,很明顯的說明了不能用ECFA作為唯一的基礎,必須尋求新的共識。

雖然在服貿協議的爭議初期,許多爭議環繞在程序不透明的黑箱作業問題上,但目前看來,根本的問題仍然在於把中國大陸當成敵人的前提下,所延伸出的「恐中、反中」情結。

這些情結固然夾雜了許多不合理的想像,但亦不能否認其影響及宣染效果,而需要對症下藥,予以回應,才能從根本解決欠缺共識的問題。

「恐中、反中」情結的根源,很大一部分來自於台灣只有兩岸經貿關係、沒有國際接軌,將成為大陸禁臠這個因素。所以從服貿、貨貿協議,到兩岸未來更為順暢的經貿關係,兩岸政府都需要思考「從外而內」的解法,而最快的方式,就是促成台灣加入剛剛開啟談判的「中、日、韓」自由貿易協定(FTA),作為現階段化解台灣對於兩岸經貿整合反彈的手段,更可促使其成為真正的「東亞FTA」。

特別是這個化解台灣內部壓力的策略,也會形成東亞各國多贏的局面,因為從其他貿易夥伴的角度觀察,若台灣只有跟中國大陸建立「排他式」的自由貿易關係,對如日本、韓國這些我國主要進口來源國而言,一方面可能使其在台灣市場受到排擠,長期而言,兩岸競爭力的相互拉抬亦只會提高對其威脅。所以對這些國家最好的策略,就是兩邊押寶,同時與兩岸推動經濟整合關係,才是符合其利益的上上策。

第二個經驗,則是重視社會信心建立的機制。前述的恐懼,某種程度也與黑箱作業、缺乏溝通有關。

自從服貿協議後,相信政府已經開始亡羊補牢,針對貨貿協議談判強化產業溝通。但服貿的經驗也告訴政府,其實溝通對象不能只限於產業,而是整個社會。至今兩岸貨貿協議到底談了幾次?包含哪些議題?我方原則立場為何?進展到哪個階段?這些問號政府到今天都還沒有向外界說清楚,又如何怪罪社會不理性?

社會對兩岸貨品貿易的另一個擔憂,則為黑心產品大量湧入的問題。其實市場開放與黑心產品一點關係都沒有;各國市場越開放,安全把關反而更嚴格。兩岸在過去幾年已經建立檢驗不合格產品相互通報處理機制,已累積相當成效,更在嘗試與其他國家建立資訊相互通知的平台,但政府明明已有配套措施,卻不願對外說明運作情形,顯然相關單位還沒有學到經驗。

目前兩岸經貿互動機制,感覺走進了一個死巷。我們必須歸納教訓,以另類解法及更有感的回應裡應外合,才可能順利走出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