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韓FTA令人不寒而顫

作者:李淳/中華經濟研究院WTO中心副執行長/2015年03月10日

中韓FTA公布後,經濟部被譏為「放羊的孩子」,但實際上深入分析其企圖與影響,恐怕會讓台灣不寒而憟。

上週中韓FTA公布英文版內容,韓國拿到的關稅優惠相當有限,一時之間政府成了放羊的孩子,一顆原子彈好像也成了啞巴彈。不過如果中韓FTA真的是啞巴彈,那麼不禁讓人納悶,中韓兩國,一個是野心勃勃想跟美國爭發言的經濟大國,一個是FTA的世界級金牌老將,他們為何要花了二年,簽出一個超過一千頁被我們認為是「nothing」的協定?還是我們畫錯了重點,沒看到背後真正的威脅與警訊?

中韓FTA洋洋灑灑超過1100頁,要完整解讀需要時間,但從其中幾個關鍵章節,還是能看出蹊蹺。就關稅而言,我國過去所擔心的石化、汽車及零組件、面板及工具機等台韓競爭激烈的四大關鍵產業,中方不是沒降稅,就是降稅期很長。以面板為例,中方目前關稅為5%,中韓FTA中前8年不降稅,第9年降到2.5%,第10年才降為零關稅。以面板產業的發展速度,十年降為零的效果跟沒有降稅幾乎一樣。中韓FTA對於服務貿易的開放程度也差不多;初步看起來只有少數幾個「超WTO」開放,比兩岸服貿協議的開放程度低了許多。單看這幾項開放程度,確實會有「不過如此」的感覺。

問題來了。以中韓兩國在國際經貿領域近年來的積極程度與經驗,費盡人力物力,韓國總統還為此去了北京二趟。若結果只是求得一個「不過如此」的協定,顯得很不合理。但若進一步向下發掘,就可發現中韓FTA的內情並不單純。

對韓國而言,表面上韓國說因為不願對中國降低農產品關稅(農產品是中國唯一對韓享有順差的類別),所以在工業產品也沒有積極爭取。但是面對美國、澳洲及加拿大等幾個真正重量級的農業出口大國,韓國都已經幾乎全面解除農產品關稅的情況下,這種說法實著令人起疑。更可能的推測,是韓國在其他領域換來了更多符合其利益的承諾,而這些承諾滿佈於中韓FTA中。

首先對於服務業及投資而言,雖然這次的內容看似開放程度不高,但在中韓FTA中納入了極為詳盡的「後續談判指導原則」,具體規定在生效二年內雙方將進一步針對包含金融在內的服務業及投資自由化開啟後續談判,並以大幅消除各類限制為目標(這大概是去年大陸海協會長陳德銘所謂「還可以等台灣二年」的原因!)。再者,中韓FTA中亦有電影合拍協議(合拍片視為國片)、積極針對電視劇和動畫合拍進行談判等約定。而與這些「滾滾韓流」有關的配套,還包含鉅細彌遺的智慧財產權保護規範。事實上,中韓FTA中的智財權保護專章,從著作權、廣電節目授權、工業設計保護,到網路侵權取締等共有30條規定,是整部協定中條文最多的專章之一。

此外,中韓FTA最具特色的是第十七章經濟合作。本章所涵蓋的合作領域,從農林漁業、鋼鐵、中小企業、紡織、資通訊、政府採購、能源、科技研發、海運、觀光(包含出國觀光)、文化、醫療器材與化妝品、中國渤海經濟特區與韓國仁川經濟自由化合作,以及設立「韓中工業園區」(韓國已經準備在新萬金地區設立韓中工業區)等。

這些項目顯示出韓國充分掌握了與中國互動的最佳模式:以合作取代硬梆梆的開放承諾,這可能也解釋了為何韓國願意在關稅削減上讓步。雖然從西方的角度來看,經濟合作看似欠缺拘束力而顯得有些虛幻,卻可能才是真正能打入中國市場的牛肉。簡單的說,從台韓競爭的角度來看,上週公布的文本可能只是炸彈的引信而已。

從這些合作項目,我們也可以概略看出中國求什麼。中國已是全球經濟大國,卻不是強國,而且很多生產製造仍是為人作嫁的檔次。近五年來中國的經濟發展政策脈絡越來越清楚,就是要擺脫「大而不強」的階段,走向「既大又強」的境界,而且要全面的建立供應鍊體系。透過與韓國的各項合作,正是加速升級的最佳手段。而中國在中韓FTA的服務及投資開放中設下「等台二年」的暗樁,還順便把球殺回台灣。

慢慢看清中韓FTA中的各自算盤後,對於台灣的未來實在無法不感到憂心。這股憂心,其實不單純來自韓國的經濟擠壓,更在於我們面對此一變局卻手足無措。當我們還在因政治僵局而原地踏步,因兩岸問題而逐漸不願了解中國之際,我們看到了中、韓的耐心布陣、一魚多吃,看到了韓國(基於對中國的了解)在與中國互動間得宜的進退拿捏及議題設定權,看到了中國技術不靠台灣也能繼續升級茁壯。反觀台灣,盡失經濟主動權不說,短線不知如何出手,長期沒有具體規劃,逐漸被自己,被各國邊緣化。其結果,經濟弱化事小,搞小確幸就好,但成為對岸的囊中物的風險,才是令人不寒而顫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