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茶館-臺灣大學場次「ECFA貨品貿易協議對臺灣的重要性」會議紀錄

臺灣茶館臺灣大學場次

時間:104年5月26日(星期二),19:10~21:20
地點:臺灣大學集思會議中心蘇格拉底廳
主持人:林惠玲(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
與談者:吳明機(經濟部工業局局長)、史惠慈(中華經濟研究院區域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陳添枝(臺灣大學經濟系教授)、陳國榮(裕隆集團副執行長)、林文仲(力鵬企業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長)
參與人員:臺灣大學學生等約130人
主辦單位:臺大及政大亞太青年社、中華經濟研究院區域發展研究中心
指導單位:經濟部工業局

 

會議記錄:

壹、開場致詞

兩岸經濟合作協議,對於我國的經濟和產業發展有很大的影響,因為中國大陸之前是世界的工廠,現在是世界的市場,臺灣鄰近中國大陸,在語文、歷史、文化都非常相近,很容易進行貿易投資等經濟活動。但因為兩岸的特殊政治關係,使兩岸間的經濟協議面臨較多的困難,如何洽簽才能讓人民安心,是大家最關心的議題。我個人認為必須考慮平等及對等兩原則,今天出席的產官學者都有豐富的經驗和看法,希望透過本次論壇可集思廣益,提出有建設性的建議,讓產業能夠根留臺灣永續發展。

貳、與談人分享(略)

參、綜合交流

一、

A同學提問:
每個國家在洽簽協議的談判過程中,都想為自己的國家爭取最大利益,請問如何在談判時創造雙贏的結果?

與談人回應:
談判前必須蒐集很多資料,進行深入的研究,才能獲知談判可能底線,除必須研究該國與其他國家的談判情形外,亦須針對雙方的進出口規定加以研析,以作為談判的基礎。雙方市場開放協商之目的,係為消除雙方實質多數之關稅和非關稅障礙,故協商的結果往往是有得有捨(take and give),經由協商平衡雙方利益,雙方才會達成協議。

二、

B同學提問:
ECFA貨貿為何不先於服貿簽訂?和其他國家相比,我們在ECFA服貿、貨貿的談判時間是否有點急躁?

與談人回應:
兩岸在2010年洽簽ECFA架構協議時,即約定自2011年起就服務貿易及貨品貿易進行談判,ECFA貨貿及服貿是同時進行的,因服務貿易協議開放項數較少,故先行談妥,而貨品貿易則因涵蓋範圍廣,複雜度高,雙方須較多的時間來進行協商,目前正加速相關磋商的進程,以期儘早完成協商。
兩岸洽簽ECFA架構協議後很多外媒曾經用Chiwan (China加Taiwan)來形容,其中韓國特別擔心臺灣和大陸簽ECFA後會影響其競爭力,故韓國從2012年開始便積極和中國大陸洽談FTA,於2015年完成陸韓FTA 簽署,從這個例子來看,臺灣是否會相對急躁,大家可以來判斷一下。

三、

C同學提問:
請問臺灣與中國大陸加入ITA的期程為何?ITA是否會影響ECFA的談判條件?

與談人回應:
臺灣在1997年簽署資訊科技協定(ITA),2000年所有ITA之產品都降為零關稅,中國大陸則比較晚簽訂。因為臺灣是IT出口大國,受惠於ITA規定九成以上資訊科技產品進出口必須零關稅,因此臺灣IT產品出口得以享受零關稅的待遇,也促使廠商能將高附加價值零組件的製造生產留在臺灣。2014 年臺灣出口至中國大陸的工業產品貿易值,雖有約7成以上為零關稅,但其中ITA產品占56%左右,因此洽簽ECFA貨貿協議主要是爭取非ITA及面板產品的關稅調降。

四、

D同學提問:
以色列面積比臺灣小,人口只有800萬,必須面對周邊阿拉伯國家等許多問題,同時也不屬於TPP、RCEP或NAFTA的成員,請問以色列的案例是否可作為臺灣加入區域經濟整合的另一思考方向?

與談人回應:
臺灣與以色列的經濟發展模式是不相同的,以色列因為缺水非常嚴重,所以無法發展製造業,在此環境限制下,它的經濟發展特色著重於創新及研發等,透過猶太人在全球綿密的經政網絡管道,仰賴出售智慧財產權來獲利,且以色列很早就與美國簽訂雙邊FTA,因此其他FTA對它而言並不是急需的。
而反觀臺灣,創新產品要賣出去,相對上困難許多,因此初期我們從比較OEM的方式去取得技術、市場及客戶的信賴,再逐漸往產業鏈高端移動,進出口貿易在經濟成長上扮演重要角色,為使臺灣企業在世界市場獲得公平競爭起跑的位置,故必須積極地與重要貿易夥伴簽署貿易協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