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印太經濟架構談判將面臨諸多挑戰

由美國發起並主導的「印太經濟架構」(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IPEF),涵蓋澳大利亞、汶萊、斐濟、印度、印尼、日本、韓國、馬來西亞、紐西蘭、菲律賓、新加坡、泰國和越南等美國盟國,合計共占全球GDP總值的四成,是拜登政府在美中貿易戰後對亞太區域的戰略方針,相關發展備受各界矚目。

專家學者評論認為因為IPEF不是傳統貿易協定,除了不包括關稅減讓議題的談判,協商成果不需經過美國國會審議,也讓盟國對IPEF的成效產生質疑,認為IPEF恐將淪為義務性倡議。此外,談判是以美國在意的議題為優先,關鍵談判領域分別是數位貿易、勞工和環境標準、清潔能源、稅收及反貪腐以及供應鏈等議題,相關談判細節與成果能否符合整個區域的利益,仍有待時間的考驗。

在數位貿易部分,跨境數據流動和資料在地化問題是關鍵,可是許多新興市場對於數位貿易的發展規範都還在確立中,美國想要在數位貿易取得共識的難度很高。在勞工與環境規範中,美國已在美墨加FTA(USMCA)中規範汽車零組件必須由每小時收入至少16美元的勞工製造,但其實墨西哥的最低工資是每小時8美元,若美國希望以此標準推行於IPEF區域中,將面對不小的挑戰。在清潔能源方面,預期美國將針對碳排放提出限制,但此項限制是否符合經濟發展程度較慢的成員國之利益,仍有待未來談判才能知道。

稅收及反貪腐部分的重點在於營造公平競爭環境,但若公平競爭環境涉及勞工及環保政策時,卻可能導致區域內貿易受到限制;供應鏈的重要領域是半導體、關鍵礦物與清潔能源技術,而這將給同為IPEF及區域全面經濟伙伴協定(RCEP)的國家,即日本、澳大利亞、紐西蘭、汶萊、馬來西亞、新加坡、越南等國帶來難題,這些國家是否會放棄在RCEP之利益來實施IPEF所提出的供應鏈限制?若未來IPEF以透明度和公平競爭為由,禁止與中國大陸貿易及合作,這些國家該如何因應?都是未來IPEF談判的關注要點,也是美國必須面對的難題。

資料來源:Bilaterals.org、聯合新聞網、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